这种消费其实是一种炫耀性消费

2018-03-21 11:53

盲目的或者非理性的超前消费往往多出现在青年一代中,并且多半与相互攀比或赶时髦有关。这种消费其实是一种“炫耀性消费”,它满足的不是人们必要的物质上的需求,而是用来填充精神的空虚与无聊,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它是一种巫术仪式性的消费,它普适的公式便是“我消费(浪费),故我在”——消费是他们建构自我的一种方式,除此之外,他们找不到别的方式。他们渴望表现自我与个性,追求一种“酷酷”的感觉,并获得一定的社会地位,因此他们想通过消费告诉别人“我有”并获得一定的群体的与自我的认同,孰不知这正是他们缺乏个性与理性的表现。齐奥尔格·西美尔在《时尚的哲学》里说:“对于那些天性不够独立但又想自己变得有点突出不凡,引人注意的个体而言,时尚是真正的运动场。”

我的家乡有句俗语:多大的泥巴做多大的灶。笔者并不反对甚至鼓励前一种超前消费,而对于后者,却实在不敢恭维,只是想奉劝那些赶时髦的“负翁”们,当你们大把大把地花钱时,请“三思而后花”,因为也许有一天你有可能不堪重负,从此恐怕难以享人生的欢乐。

超前消费是而且只能是一个与个体有关的概念,虽然超前消费能刺激需求,从而促进生产,推动国民经济的发展,但是,对于个人而言,超前消费不能不说是一种压力与负担,它指的是超过个体目前的经济承受能力的消费行为。

超前消费应该分为两种,一种是理性的,一种是盲目的或者说是非理性的。理性的超前消费其实是一种理财方式与生活的艺术,它充分考虑了自己的偿还能力,尽量将风险最小化或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真正做到了 “花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坊间流传着这样一个例子,对比了中国人和美国人消费观念的差异。一位中国老太太高兴地说:“我辛辛苦苦奋斗了一辈子,终于攒够买房子的钱了!”而一位美国老太太却高兴地说:“我舒舒坦坦快活了一生,终于还完买房子的钱了!”像这位美国老太太,应该说就是比较理性的那一种,她既提前过上了自己向往的舒心的日子,又具有足够的偿还能力,能及时还清因超前消费而负的债。

由此,产生了一大批“负翁”、“月光族”、“啃老族”,他们追赶时髦,过度追求物质享受,却不考虑或不愿承担由此带来的任何风险和责任。他们“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不愁”,负债累累,仍乐此不疲。然而,总有一天,他们会被迫还债,当这一天到来而他们却缺乏足够的偿还能力时,必然会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破坏社会与经济的稳定。故这种超前消费不管是对个人还是对社会都没有任何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