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后每个家庭都用上平板音响

2018-04-02 09:45

黄安福到深圳的时候,身上不过一部手机,为了生存,他以800元卖掉了这唯一的值钱货。“跟要饭差不多了。”黄安福说道,累了没处休息,就在路边的椅子上睡。一觉醒来,发现钱、身份证全部被偷。

深圳新闻网、网眼传媒新媒体产品《活在深圳》推出,旨在关注深圳每个角色的生活。节目以网络视频模式体现普通老百姓的深圳纪实,为30年特区路谱写普通建设者的生存之歌。为了更大范围的覆盖到网络群体,每一个网友都是我们欢迎的主角,讲述你的深圳故事、告知大家你的网络生活,敬请关注、参与《活在深圳》。

父亲在当地的煤矿上班,每月不过挣200元。上初中时,黄安福为了尽量不让自己成为家中的负担,就在课余把自家做的凉粉拿到集市上去卖,每天大概能赚10元钱。

他的目标是,每年以两倍的速度稳步增长,而他更大的梦想是,10年后每个家庭都用上平板音响。

在网络影视艺术形式蓬勃发展的今天,每一个人只需要一台dv、一个梦想、一点创意,就可以用影像来展现这个大千世界,通过镜头和影音来表现最真实的万象世界,表达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感官和认知。《活在深圳》栏目特别策划的这次以“奋斗”为主题的微纪录片征集大赛,旨在为正奋斗在深圳的人们提供一个展示的平台,让影像内奋斗着的看得见的身影和影像外奋斗着的看不见的身影共同描绘活在深圳的雄伟画卷、共同记录中国改革开放最前沿城市的奋斗旅程。

从产品本身来说,家用电器扁平化是大势所趋。托微克的tvc平板音响正是其中的代表,有着不可限量的未来前景;从销售而言,托微克主要的销售渠道来自于网上,“我们在全国有20多个办事处。对于终端消费而言,线下订单是99%;但对于我们公司来说,网上订单是99%。”黄安福说道,公司把线上的主要精力用在了渠道建设和服务上。

由中国第一家真正致力于新媒体文化产业链研究与建设的网眼传媒公司推出的网络微纪录片《活在深圳》已经走过了两个年头,公开推出成片共计104期,总时长超过1.5万分钟。拍摄足迹已踏遍深圳各个角落,从商人到文人,从老者到小孩,从艺人到乞者,从精英到草根……栏目组见证了各种不同社会角色在深圳的生存状态和奋斗历程,并用影像的方式将我们的所见所闻所感传播到网络的各个角落。做有人味儿的网络纪录片,是《活着深圳》永恒的宗旨。

在大四这一年,黄安福叛逆的苗头开始显现了出来。他的思维总是与众不同。他学的是林业机械,却对市场营销产生了莫名的兴趣,于是,没等拿到毕业证,他便辍学了。“我现在也是如此,家人都说我比较固执,但是我只要觉得是对的,就会坚持。”黄安福说,“我想明白了一个道理,就算是打工上班,文凭也只是一张纸,真正看的还是能力。而让我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我认为是浪费时间。”

从某种意义上讲,黄安福代表了中国网商草根创富的新面孔。这种从赤贫一跃成为富商的传奇,听起来像是一个“美国梦”。实际上,他是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踩过来的。现在,他的tvc平板音响已经在网上达到了几百万的订单。由于他的产品属于专利,中央电视台10套的《创新无限》节目也为他专门录制了一期节目。当然,更让人颇为欣慰的是,这位“穷小子”在创富之后怀有一颗感恩的心。

离开了校园的黄安福找了个投资合伙人,代理中国移动推出的动感地带校园手机卡,之后,通过这个项目赚了50万。但后来,因为合伙人的不同想法,赚来的钱基本上亏空。黄安福分文未取地离开了伤心地昆明,前往深圳淘金。

在生存都成问题的情况下,刚好赶上国庆商场促销,黄安福扮作气球人,赚了50元钱。“遇到困难的时候,我都会认为是属于事物发展的必然。”他说,倒不是深圳没有认识的同学,只是,黄安福向来喜欢自己解决问题,从不跟人伸手。

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信息技术的发展正在给人类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和日新月异的影响。5年前胡戈的《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让网络微视频这种形式散发出迷人的魅力, 5年后微博大行其道的今天,微电影微电视等艺术形式的风生水起把人类真正带入了新媒体文化产业时代。

黄安福的老家在云南大关县,地处云南东北部的邵通腹心地带,是云南最贫穷的县之一。“诸葛亮时候的五尺道就经过我们那。我的创业也可以说是逼出来的。”黄安福说道,他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弟弟,大哥因为参加越战神经失灵,家中的生计主要靠父亲和二哥承担。